陕钢集团综合管理平台|在线投稿 |数字报纸|在线招聘
 【2019-07-19】
一座低矮的小木房,只在屋顶披着一层灰色的瓦,时光侵蚀了老屋的门,而我徘徊在门口,想着那些往事……最先是爷爷守着老屋。他喜欢坐在门口,一口又一口优哉游哉地抽着自卷的旱烟。而当每次呛得满脸通红时,便急急地招我给他捶背,那场景重复了几年。而我印象中,染红老屋门口的那一抹残阳,落了又起,起了又落。岁...